古典文学小说


四大名著在线阅读

红楼梦点评――与世界的敌对,不等于生命的真诚

  石头记22回,宝钗做生辰,贾府开了梨园会搭台看戏。

“大家 娘 儿姐妹等说笑时,贾母因问宝钗爱听何戏,爱吃何物等语。宝钗深知贾母年老人,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物,便总依贾母贾母往日素喜着说了出来,贾母更加欢悦。”

记得每每有人分析宝钗的性格时,这一段便经常被拿出来引证,总归就是说她如何如何心机和世故,如何如何懂得讨人的欢心,揣测着老祖宗的喜欢,尽挑拣顺耳的话说,比起王熙凤明显的野心,更显得虚伪云云。

但这段若不揣着这种偏激的眼光和挑剔的心气去看的话,其实很简单,宝钗那瞬间亦未必就怎样存着野心去巴结讨好,她也只不过应着温厚的本性,顺着喜庆的场合,说了两句孝顺话而已。

从这里我突然想到,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陷入了一个怪圈,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只是我们对这种小小的虚伪和压抑过于敏感。不管是对虚幻的故事,还是对我们真实生存的环境,不由自主的抱持着天生的敌意与挑剔,甚至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身边的一切。

在这种心态的指引下,所有的不完美都被我们的想象力所放大。看出去为什么身边人都是愚蠢又自私、虚伪又可悲,而又总觉得自己内心的自由和美好在这种环境下受到了强烈的压制,于是生出对整个人生和社会的悲观情绪。

这种情绪让我们以为我们看到了世界的真相,认识了生活的本源,从侧身斜睨变为愤世嫉俗。在这种情绪作为背景的思考和影响下,我们最终变成林夕在《开到荼靡》里所说的那样:“最后剩下自己,舍不得挑剔;最后对着自己,也不大看得起…”

我不否认悲愤自有其哲思性和启发性,然而我们的生活就真的就有如此的不堪吗?

自怜是人的天性,华美的生命长袍上若不爬几只虱子那简直就无法成就悲剧的美感。可是当我们抗拒着整个世界的时候,我们是否就真的可以以此证明自己的真诚呢?这种抗拒本身,就真的有其意义所在吗?

我们厌恶着整个世界,却没有思考过形成这个世界的根源和必然性。我们根本不可能摆脱这一切,相反很多时候正是我们的行为巩固了我们认为吃人的社会规则。那么在别人的眼光里我们是否也一样是虚伪和懦弱呢?

如果你像《月亮与六便士》里的高更一样,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又有实现它的勇气,那我一定为你击节。但如果你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只是对这世界愤愤不平的话,那我想,你也许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真诚。

关于宝钗,她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完美的。我不觉得她虚伪,也不认为她有错,更不要说什么封建礼教的牺牲品之类。

她没有伤害过谁,也没有站在整个世界的敌对面,但她一样坚持了她自己。

即便没有人懂得她,没有人爱过她,即便她的结局同样是孤单和虚无。但她曾那么努力地丰富过自己的生命,温柔的爱护过他人的感情。那么相比黛玉对于世界那种尖锐的、理想化的敌对来说,宝钗无疑是我觉得更值得爱敬的人。

世界不曾亏负我们,其实让我们不快乐的,根本是我们自己。
能够让我们不快乐的,也只有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