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小说


四大名著在线阅读

第三折

[外扮监斩官上,云]

下官监斩官是也。今日处决犯人,着做公的把住巷口,休放往来人闲走。

[净扮公人,鼓三通,锣三下科,刽子磨旗、提刀、押正旦带枷上,

刽子云]

行动些,行动些,监斩官去法场上多时了。

[正旦唱]

【正宫·端正好】没来由犯王法,不提防遭刑宪,叫声屈动地惊天。顷刻间游魂先赴森罗殿,怎不将天地也生埋怨。

【滚绣球】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著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元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刽子云]

快行动些,误了时辰也。

[正旦唱]

【倘秀才】则被这枷纽的我左侧右偏,人拥的我前合后偃。我窦娥向哥哥行有句言。

[刽子云]

你有甚么话说?

[正旦唱]

前街里去心怀恨,后街里去死无冤,休推辞路远。

[刽子云]

你如今到法场上面,有甚么亲眷要见的,可教他过来见你一面也好。

[正旦唱]

【叨叨令】可怜我孤身只影无亲眷,则落的吞声忍气空嗟怨。

[刽子云]

难道你爷娘家也没的?

[正旦云]

止有个爹爹,十三年前上朝取应去了,至今杳无音信。

[唱]

早已是十年多不睹爹爹面。

[刽子云]

你适才要我往后街里去,是什么主意?

[正旦唱]

怕则怕前街里被我婆婆见。

[刽子云]

你的性命也顾不得,怕他见怎的?

[正旦云]

俺婆婆若见我披枷带锁赴法场餐刀去呵,

[唱]

枉将他气杀也么哥,枉将他气杀也么哥。告哥哥,临危好与人行方便。

[卜儿哭上科,云]

天哪,兀的不是我媳妇儿!

[刽子云]

婆子靠后。

[正旦云]

既是俺婆婆来了,叫他来,待我嘱付他几句话咱。

[刽子云]

那婆子,近前来,你媳妇要嘱付你话哩。

[卜儿云]

孩儿,痛杀我也。

[正旦云]

婆婆,那张驴儿把毒药放在羊肚儿汤里,实指望药死了你,要霸占我为妻。不想婆婆让与他老子吃,倒把他老子药死了。我怕连累婆婆,屈招了药死公公,今日赴法场典刑。婆婆,此后遇着冬时年节,月一十五,有瀽不了的浆水饭,瀽半碗儿与我吃;烧不了的纸钱,与窦娥烧一陌儿。则是看你死的孩儿面上。

[唱]

【快活三】念窦娥葫芦提当罪愆,念窦娥身首不完全,念窦娥从前已往干家缘;婆婆也,你只看窦娥少爷无娘面。

【鲍老儿】念窦娥服侍婆婆这几年,遇时节将碗凉浆奠;你去那受刑法尸骸上烈些纸钱,只当把你亡化的孩儿荐。

[卜儿哭科,云]

孩儿放心,这个老身都记得。天哪,兀的不痛杀我也。

[正旦唱]

婆婆也,再也不要啼啼哭哭,烦烦恼恼,怨气冲天。这都是我做窦娥的没时没运,不明不暗,负屈衔冤。

[刽子做喝科,云]

兀那婆子靠后,时辰到了也。

[正旦跪科]

[刽子开枷科]

[正旦云]

窦娥告监斩大人,有一事肯依窦娥,便死而无怨。

[监斩官云]

你有什么事?你说。

[正旦云]

要一领净席,等我窦娥站立,又要丈二白练,挂在旗枪上。若是我窦娥委实冤枉,刀过处头落,一腔热血休半点儿沾在地下,都飞在白练上者。

[监斩官云]

这个就依你,打甚么不紧。

[刽子做取席科,站科,又取白练挂旗上科]

[正旦唱]

【耍孩儿】不是我窦娥罚下这等无头愿,委实的冤情不浅。若没些儿灵圣与世人传,也不见得湛湛青天。我不要半星热血红尘洒,都只在八尺旗枪素练悬。等他四下里皆瞧见,这就是咱苌弘化碧,望帝啼鹃。

[刽子云]

你还有甚的说话,此时不对监斩大人说,几时说那?

[正旦再跪科,云]

大人,如今是三伏天道,若窦娥委实冤枉,身死之后,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窦娥尸首。

[监斩官云]

这等三伏天道,你便有冲天的怨气,也召不得一片雪来,可不胡说!

[正旦唱]

【二煞】你道是暑气暄,不是那下雪天;岂不闻飞霜六月因邹衍?若果有一腔怨气喷如火,定要感得六出冰花滚似锦,免着我尸骸现;要什么素车白马,断送出古陌荒阡?

[正旦再跪科,云]

大人,我窦娥死的委实冤枉,从今以后,着这楚州亢旱三年。

[监斩官云]

打嘴!那有这等说话!

[正旦唱]

【一煞】你道是天公不可期,人心不可怜,不知皇天也肯从人愿。做甚么三年不见甘霖降?也只为东海曾经孝妇冤。如今轮到你山阳县。这都是官吏每无心正法,使百姓有口难言。

[刽子做磨旗科,云]

怎么这一会儿天色阴了也?

[内做风科,刽子云]

好冷风也!

[正旦唱]

【煞尾】浮云为我阴,悲风为我旋,三桩儿誓愿明题遍。

[做哭科,云]

婆婆也,直等待雪飞六月,亢旱三年呵,

[唱]

那其间才把你个屈死的冤魂这窦娥显。

[刽子做开刀,正旦倒科]

[监斩官惊云]

呀,真个下雪了,有这等异事!

[刽子云]

我也道平日杀人,满地都是鲜血,这个窦娥的血,都飞在那丈二白练上,并无半点落地,委实奇怪。

[监斩官云]

这死罪必有冤枉,早两桩儿应验了,不知亢旱三年的说话,准也不准?且看后来如何。左右,也不必等待雪晴,便与我抬他尸首,还了那蔡婆婆去罢。

[众应科,抬尸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