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小说


四大名著在线阅读

第九十一回 宋公明兵渡黄河 卢俊义赚城黑夜

话说戴宗。石秀见那汉像个公人打扮,又见他慌慌张张。戴宗问道:“端的是甚么公干?”那汉放下箸,抹抹嘴,对戴宗道:“河北田虎作乱,你也知道么?”

戴宗道:“俺们也知一二。”那汉道:“田虎那厮,侵州夺县,官兵不能抵敌。近日打破盖州,早晚便要攻打卫州。城中百姓,日夜惊恐,城外居民,四散的逃窜。

因此本府差俺到省院,投告急公文的。“说罢,便起身,背了包裹,托着伞棒,急急算还酒钱,出门叹口气道:”真个是官差不自由,俺们的老小,都在城中。皇天,只愿早早发救兵便好!“拽开步,望京城赶去了。

戴宗。石秀得了这个消息,也算还酒钱,离了酒店,回到营中,见宋先锋报知此事。

宋江与吴用商议道:“我等诸将,闲居在此,甚是不宜。不若奏闻天子,我等情愿起兵前去征进。”吴用道:“此事须得宿太尉保奏方可。”当时会集诸将商议,尽皆欢喜。次日,宋江穿了公服,引十数骑入城,直至太尉府前下马。正值太尉在府,令人传报。太尉知道,忙教请进。宋江到堂上再拜起居。宿太尉道:“将军何事光降?”宋江道:“上告恩相,宋某听得河北田虎造反,占据州郡,擅改年号,侵至盖州,早晚来打卫州。宋江等人马久闲,某等情愿部领兵马,前去征剿,尽忠报国。

望恩相保奏则个。“宿太尉听了大喜道:”将军等如此忠义,肯替国家出力,宿某当一力保奏。“宋江谢道:”宋某等屡蒙太尉厚恩,虽铭心镂骨,不能补报。“宿太尉又令置酒相待。至晚,宋江回营,与众头领说知。

却说宿太尉次日早朝入内,见天子在披香殿。省院官正奏:“河北田虎造反,占据五府五十六县,改年建号,自霸称王。目今打破陵川,怀州震邻,申文告急。”天子大惊,向百官文武问道:“卿等谁与寡人出力,剿灭此寇?”只见班部丛中闪出宿太尉,执简当胸,俯伏启奏道:“臣闻田虎斩木揭竿之势,今已燎原,非猛将雄兵,难以剿灭。今有破辽得胜宋先锋,屯兵城外,乞陛下降敕,遣这枝军马前去征剿,必成大功。”天子大喜,即令省院官奉旨出城,宣取宋江。卢俊义直到披香殿下,朝见天子。拜舞已毕,玉音道:“朕知卿等英雄忠义,今敕卿等征讨河北,卿等勿辞劳苦。早奏凯歌而回,朕当优擢。”宋江。卢俊义叩头奏道:“臣等蒙圣恩委任,敢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天子龙颜欣悦,降敕封宋江为平北正先锋,卢俊义为副先锋。各赐御酒。金带。锦袍。金甲。彩缎,其余正偏将佐,各赐缎匹银两。待奏荡平,论功升赏,加封官爵。三军头目,给赐银两,都就于内府关支。限定日期,出师起行。宋江。卢俊义再拜谢恩,领旨辞朝,上马回营,升帐而坐。当时会集诸将,尽教收拾鞍马衣甲,准备起身,征讨田虎。

次日,于内府关到赏赐缎匹银两,分诸将,给散三军头目。宋江与吴用计议,着令水军头领,整顿战船先进,自汴河入黄河,至原武县界,等候大军到来,接济渡河。传令与马军头领,整顿马匹,水陆并进,船骑同行,准备出师。

且说河北田虎这厮,是威胜州沁源县一个猎户,有膂力,熟武艺,专一交结恶少。

本处万山环列,易于哨聚。又值水旱频仍,民穷财尽,人心思乱。田虎乘机纠集亡命,捏造妖言,煽惑愚民。初时掳掠些财物,后来侵州夺县,官兵不敢当其锋。说话的,田虎不过一个猎户,为何就这般猖獗?看官听着:却因那时文官要钱,武将怕死,各州县虽有官兵防御,都是老弱虚冒。或一名吃两三名的兵饷,或势要人家闲着的伴当,出了十数两顶首,也买一名充当,落得关支些粮饷使用。到得点名操练,却去雇人答应。上下相蒙,牢不可破。国家费尽金钱,竟无一毫实用。到那临阵时节,却不知厮杀,横的竖的,一见前面尘起炮响,只恨爷娘少生两只脚。当时也有几个军官,引了些兵马,前去追剿田虎,那里敢上前,只是尾其后,东奔西逐,虚张声势,甚至杀良冒功。百姓愈加怨恨,反去从贼,以避官兵。所以被他占去了五州五十六县。那五州:一是威胜,即今时沁州;二是汾阳,即今时汾州;三是昭德,即今时潞安;四是晋宁,即今时平阳;五是盖州,即今时泽州。那五十六县,都是这五州管下的属县。田虎就汾阳起造宫殿,伪设文武官僚,内相外将,独霸一方,称为晋王。兵精将猛,山川险峻。目今分兵两路,前来侵犯。

再说宋江选日出师,相辞了省院诸官,当有宿太尉亲来送行,赵安抚遵旨,至营前赏劳三军。宋江。卢俊义谢了宿太尉。赵枢密,兵分三队而进,令五虎八骠骑为前部。

五虎将五员:大刀关胜豹子头林冲霹雳火秦明双鞭将呼延灼双枪将董平八骠骑八员:小李广花荣金枪手徐宁青面兽杨志急先锋索超没羽箭张清美髯公朱仝九纹龙史进没遮拦穆弘令十六彪将为后队。

小彪将十六员:镇三山黄信病尉迟孙立丑郡马宣赞井木犴郝思文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圣水将军单廷神火将魏定国摩云金翅欧鹏火眼狻猊邓飞锦毛虎燕顺铁笛仙马麟跳涧虎陈达白花蛇杨春锦豹子杨林小霸王周通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及其余将佐,马步头领,统领中军。当日三声号炮,金鼓乐器齐鸣,离了陈桥驿,望东北进发。

宋江号令严明,行伍整肃,所过地方,秋毫无犯,是不必说。兵至原武县界,县官出郊迎接,前部哨报水军头领船只,已在河滨等候渡河。宋江传令李俊等领水兵六百,分为两哨,分哨左右。再拘聚些当地船只,装载马匹车仗。宋江等大兵次第渡过黄河北岸,便令李俊等统领战船,前至卫州卫河齐取。

宋江兵马前部,行至卫州屯扎。当有卫州官员,置筵设席,等接宋先锋到来,请进城中管待,诉说:“田虎贼兵浩大,不可轻敌。泽州是田虎手下伪枢密钮文忠镇守,差部下张翔。王吉,领兵一万,来攻本州所属辉县;沈安。秦升,领兵一万,来攻怀州属县武涉。求先锋速行解救则个!”宋江听罢,回营与吴用商议,发兵前去救应。吴用道:“陵川乃盖州之要地,不若竟领兵去打陵川,则两县之围自解。”当下卢俊义道:“小弟不才,愿领兵去取陵川。”宋江大喜,拨卢俊义马军一万,步兵五百。马军头领乃是花荣。秦明。董平。索超。黄信。孙立。杨志。史进。。朱仝。穆弘。步军头领乃是李逵。鲍旭。项充。李衮。鲁智深。武松。刘唐。杨雄。

石秀。

次日,卢俊义领兵去了。宋江在帐中,再与吴用计议进兵良策。吴用道:“贼兵久骄,卢先锋此去,必然成功。只有一件,三晋山川险峻,须得两个头领做细作,先去打探山川形势,方可进兵。”道犹未了,只见帐前走过燕青禀道:“军师不消费心,山川形势,已有在此。”当下燕青取出一轴手卷,展放桌上。宋江与吴用从头仔细观看,却是三晋山川城池关隘之图。凡何处可以屯扎,何处可以埋伏,何处可以厮杀,细细的都写在上面。吴用惊问道:“此图何处得来?”燕青对宋江道:“前日破辽班师,回至双林镇,所遇那个姓许双名贯忠的,他邀小弟到家,临别时,将此图相赠。他说是几笔丑画,弟回到营中闲坐,偶取来展看,才知是三晋之图。”

宋江道:“你前日回来,正值收拾朝见,忙忙地不曾问得备细。我看此人,也是个好汉,你平日也常对我说他的好处,他如今何所作为?”燕青道:“贯忠博学多才,也好武艺,有肝胆,其余小伎,琴弈丹青,件件都省的。”因他不愿出仕,山居幽僻,及相叙的言语,备细说了一遍。吴用道:“诚天下有心人也。”宋江。吴用嗟叹称赞不已。

且说卢俊义领了兵马,先令黄信。孙立,领三千兵去陵川城东五里外埋伏,史进。

杨志领三千军去陵川城西五里外埋伏。“今夜五鼓,衔枚摘铃,悄地各去。明日我等进兵,敌人若无准备,我兵已得城池,只看南门旗号,众头领领了军马,徐徐进城。倘敌人有准备,放炮为号,两路一齐杀出接应”。四将领计去了。卢俊义次早五更造饭,平明,军马直逼陵川城下。兵分三队,一带儿摆开,摇旗擂鼓搦战。

守城军慌的飞去报知守将董澄及偏将沈骥。耿恭。那董澄是钮文忠部下先锋,身长九尺,膂力过人,使一口三十斤重泼风刀。当下听的报宋朝调遣梁山泊兵马,已到城下扎营,要来打城。董澄急升帐,整点军马,出城迎敌。耿恭谏道:“某闻宋江这伙英雄,不可轻敌,只宜坚守。差人去盖州求取救兵到来,内外夹攻,方能取胜。”

董澄大怒道:“叵耐那厮小觑俺这里,怎敢就来攻城!彼远来必疲,待俺出去,教他片甲不回!”耿恭苦谏不听。董澄道:“既如此,留下一千军马与你城中守护。

你去城楼坐着,看俺杀那厮。“急披挂提刀,同沈骥领兵出城迎敌。

城门开处,放下吊桥,二三千兵马,拥过吊桥。宋军阵里,用强弓硬弩,射住阵脚。

只听得鼙鼓冬冬,陵川阵中捧出一员将来。怎生打扮:戴一顶点金束发浑铁盔,顶上撒斗来大小红缨。披一副摆连环锁子铁甲,穿一领绣云霞团花战袍,着一双斜皮嵌线云跟靴,系一条红钉就迭胜带。一张弓,一壶箭。

骑一匹银色卷毛马,手使一口泼风刀。

董澄立马横刀,大叫道:“水泊草寇,到此送死!”朱仝纵马喝道:“天兵到此,早早下马受缚,免污刀斧!”两军呐喊。朱仝。董澄抢到垓心,两马相交,两器并举。二将斗不过十余合,朱仝拨马望东便走,董澄赶来。东队里花荣挺枪接住厮杀,斗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吊桥边沈骥见董澄不能取胜,抡起出白点钢枪,拍马向前助战。花荣见两个夹攻,拨马望东便走。董澄。沈骥紧紧赶来,花荣回马再战。

耿恭在城头上,看见董澄。沈骥赶去,恐怕有失,正欲鸣锣收兵,宋军队里,忽冲出一彪军来,李逵。鲁智深。鲍旭。项充等十数个头领,飞也似抢过吊桥来,北兵怎当得这样凶猛,不能拦当。耿恭急叫闭门,说时迟,那时快,鲁智深。李逵早已抢入城来。守门军一齐向前,被智深大叫一声,一禅杖打翻了两个。李逵抡斧,劈倒五六个。鲍旭等一拥而入,夺了城门,杀散军士。耿恭见头势不好,急滚下来,望北要走,被步军赶上活捉了。

董澄。沈骥正斗花荣,听的吊桥边喊起,急回马赶去。花荣不去追赶,就了事环带住钢枪,拈弓取箭,觑定董澄,望董澄后心,飕的一箭,董澄两脚蹬空,扑通的倒撞下马来。卢俊义等招动军马,掩杀过来。沈骥被董平一枪戳死,陵川兵马,杀死大半,其余的四散逃窜去了。众将领兵,一齐进城。黑旋风李逵兀是火剌剌的只顾砍杀,卢俊义连叫:“兄弟,不要杀害百姓。”李逵方肯住手。

卢俊义教军士快于南门竖立认军旗号,好教两路伏兵知道,再分拨军士各门把守。

少顷,黄信。孙立。史进。杨志,两路伏兵,一齐都到。花荣献董澄首级,董平献沈骥首级,鲍旭等活捉得耿恭并部下几个头目解来。卢先锋都教解了绑缚,扶耿恭于客位,分宾主而坐。耿恭拜谢道:“被擒之将,反蒙厚礼相待。”俊义扶起道:“将军不出城迎敌,良有深意,岂董澄辈可比。宋先锋招贤纳士,将军若肯归顺天朝,宋先锋必行保奏重用。”耿恭叩领谢道:“既蒙不杀之恩,愿为麾下小卒。”

卢俊义大喜,再用好言抚慰了这几个头目,一面出榜安民,一面备办酒食,犒劳军士,置酒管待耿恭及众将。

卢俊义问耿恭盖州城中兵将多寡,耿恭道:“盖州有钮枢密重兵镇守,阳城。沈水,俱在盖州之西;惟高平县去此只六十里远近,城池傍着韩王山,守将张礼。赵能,部下有二万军马。”卢先锋听罢,举杯向耿恭道:“将军满饮此杯,只今夜卢某便要将军去干一件功劳,万勿推却。”耿恭道:“蒙先锋如此厚恩,耿恭敢不尽心!”

俊义喜道:“将军既肯去,卢某拨几个兄弟并将军部下头目,依着卢某如此如此,即刻就烦起身。”又唤过那新降的六七个头目,各赏酒食银两,功成另行重赏。当下酒罢,卢俊义传令李逵。鲍旭等七个步兵头领,并一百名步兵,穿换了陵川军卒的衣甲旗号;又令史进。杨志,领五百马军,衔枚摘铃,远远地随在耿恭兵后;却令花荣等众将,在城镇守,自己领三千兵,随后接应。

分拨已定,耿恭等领计出城,日色已晚,行至高平城南门外,已是黄昏时候。星光之下,望城上旗帜森密,听城中更鼓严明。耿恭到城下高叫道:“我是陵川守将耿恭,只为董。沈二将,不肯听我说话,开门轻敌,以此失陷。我急领了这百余人,开北门从小路潜走至此,快放我进城则个!”守城军士把火照认了,急去报知张礼。

赵能。那张礼。赵能亲上城楼,军士打着数把火炬,前后照耀。

张礼向下对耿恭道:“虽是自家人马,也要看个明白。”望下仔细辨认,真个是陵川耿恭,领着百余军卒,号衣旗帜,无半点差错。城上军人多有认得头目的,便指道:“这个是孙如虎。”又道:“这个是李擒龙。”张礼笑道:“放他进来!”只见城门开处,放下吊桥,又令三四十个军士,把住吊桥两边,方才放耿恭进城。后面这那军人,一拥抢进道:“快进去!快进去!后面追赶来了。”也不顾甚么耿将军。

把门军士喝道:“这是甚么去处?这般乱窜!”正在那里争让,只见韩王山嘴边火起,飞出一彪军马来,二将当先,大喊:“贼将休走!”那耿恭的军卒内,已浑着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刘唐。杨雄。石秀这七个大虫在内。当时各掣出兵器,发声喊,百余人一齐发作,抢进城来。城中措手不及,那里关得城门迭。城门内外军士,早被他们砍翻数十个,夺了城门。

张礼叫苦不迭,急挺枪下城来寻耿恭,正撞着石秀。斗了三五合,张礼无心恋战,拖枪便走,被李逵赶上,察的一斧,剁为两段。再说韩王山嘴边那彪军,飞到城边,一拥而入,正是史进。杨志,分投赶杀北兵。赵能被乱兵所杀。高平军士,杀死大半。把张礼老小,尽行诛戮。城中百姓,在睡梦里惊醒,号哭振天。须臾,卢先锋领兵也到了,下令守把各门,教十数个军士分头高叫,不得杀害百姓。天明,出榜安民,赏赐军士,差人飞报宋先锋知道。

为何卢俊义攻破两座城池,恁般容易?恁般神速?却因田虎部下纵横,久无敌手,轻视官军,却不知宋江等众将如此英雄。卢俊义得了这个窍,出其不意,连破二城,所以吴用说:“卢先锋此去一定成功。”

话休絮烦。且说宋江军马屯扎卫州城外。宋先锋正在帐中议事,忽报卢先锋差人飞报捷音,并乞宋先锋再议进兵之策。宋江大喜,对吴用道:“卢先锋一日连克二城,贼已丧胆。”正说间,又有两路哨军报道:“辉县。武涉两处围城兵马,闻陵川失守,都解围去了。”宋江对吴用道:“军师神算,古今罕有!”欲拔寨西行,与卢先锋合兵一处,计议进兵。吴用道:“卫州左孟门,右太行,南滨大河,西压上党,地当冲要。倘贼人知大兵西去,从昭德提兵南下,我兵东西不能相顾,将如之何?”

宋江道:“军师之言最当!”便令关胜。呼延灼。公孙胜,领五千军马,镇守卫州,再令水军头领李俊。二张。三阮。二童,统领水军船只,泊聚卫河,与城内相为犄角。分拨已定,诸将领命去了。

宋江众将,统领大兵,即日拔寨起行。于路无话。来到高平,卢俊义等出城迎接。

宋江道:“兄弟们连克二城,功劳不小,功绩簿上,都一一纪录。”卢俊义领新降将耿恭参见。宋江道:“将军弃邪归正,与宋某等同替国家出力,朝廷自当重用。”

耿恭拜谢侍立。宋江以人马众多,不便入城,就于城外扎寨。即日与吴用。卢俊义商议,如今当去打那个州郡。吴用道:“盖州山高涧深,道路险阻,今已克了两个属县,其势已孤。当先取盖州,以分敌势,然后分兵两路夹剿,威胜可破也。”宋江道:“先生之言,正合我意。”传令柴进同李应去守陵川,替回花荣等六将前来听用,史进同穆弘守高平。柴进等四人遵令去了。当下有没羽箭张清禀道:“小将两日感冒风寒,欲于高平暂住,调摄痊可,赴营听用。”宋江便教神医安道全,同张清往高平疗治。

次日,花荣等已到。宋江令花荣。秦明。索超。孙立,领兵五千为先锋;董平。杨志。朱仝。史进。穆弘。韩滔。彭,领兵一万为左翼;黄信。林冲。宣赞。郝思文。欧鹏。邓飞,领兵一万为右翼;徐宁。燕顺。马麟。陈达。杨春。杨林。周通。

李忠为后队;宋江。卢俊义等其余将佐,统领大兵为中军。这五路雄兵,杀奔盖州来,却似龙离大海,虎出深林。正是:人人要建封侯绩,个个思成荡寇功。

毕竟宋江兵马如何攻打盖州,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