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小说


四大名著在线阅读

第一本 张君瑞闹道场杂剧 第二折

[夫人上白]前日长老将钱去与老相公做好事,不见来回话。道与红娘,传着我的言语去问长老:几时好与老相公做好事?就着他办下东西的当了,来回我话者。

[下]

[净扮洁上]老僧法本,在这普救寺骨做长老。此寺是则天皇后盖造的,后来崩损,又是崔相国重修的。现今崔老夫人领着家眷扶柩回博陵。因路阻暂寓本寺西厢之下,待路通回博陵迁葬。夫人处事温俭,治家有方,是是非非,人莫敢犯。夜来老僧赴斋,不知曾有人来望老僧否?

[唤聪问科]

[聪云]夜来有一秀才自西洛而来,特谒我师,不遇而返。

[洁云]山门外觑着,若再来时,报我知道。

[末上]昨日见了那小姐,倒有顾盼小生之意。今日去问长老借一间僧房,早晚温习经史;倘遇那小姐出来,必当饱看一会。

[中吕]

[粉蝶儿]不做周方,埋怨杀你个法聪和尚!借与我半间客舍僧房,与我那可憎才居止处门儿相向。虽不能窃玉偷香,且将这盼云眼睛儿打当。

[醉春风]往常时见傅粉的委实羞,画眉的敢是谎;今日多情人一见了有情娘,着小生心儿里早痒、痒。迤逗得肠荒,断送得眼乱,引惹得心忙。

末见聪科]

[聪云]师父正望先生来哩,只此少待,小僧通报去。

[洁出见末科]

[末云]是好一个和尚呵!

[迎仙客]我则见他头似雪,鬓如霜,面如童,少年得内养;貌堂堂,声朗朗,头直上只少个圆光。却便是捏塑来的僧伽像。

[洁云]请先生方丈内相见。夜来老僧不在,有失迎迓,望先生恕罪!

[末云]小生久闻老和尚清誉,欲来座下听讲,何期昨日不得相遇。今能一见,是小生三生有幸矣。

[洁云]先生世家何郡?敢问上姓大名,因甚至此?

[末云]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

[石榴花]大师一一问行藏,小生仔细诉衷肠,自来西洛是吾乡,宦游在四方。寄居咸阳。先人拜礼部尚书多名望,五旬上因病身亡。

[洁云]老相公弃世,必有所遗。

[末唱]平生直无偏向,止留下四海一空囊。

[斗鹌鹑]俺先人甚的是浑俗和光,衠一味风清月朗。

[洁云]先生此一行必上朝取应去。

[末唱]小生无意求官,有心待听进。小生特谒长老,奈路途奔驰,无以相馈。量着穷秀才人情则是纸半张,以没甚七青八黄,尽着你说短论长,一任待掂斤播两。

径禀:有白银一两,与常往公用,略表寸心,望笑留是幸!

[洁云]先生客中,何故如此?

[末云]物鲜不足辞,但充讲下一茶耳。

[上小楼]小生特来见访,大师何须谦让。

[洁云]老僧决不敢受。

[末唱]这钱也难买柴薪,不够斋粮,且备茶汤。

[觑聪云]这一两未为厚礼。你若有主张,对艳妆,将言词说上,我将你众和尚死生难忘。

[洁云]先生必有所请。

[末云]小生不揣有恳,因恶旅冗杂,早晚难以温习经史,欲假一室,晨昏听讲。房金按月任意多少。

[洁云]敝寺颇有数间,任先生拣选。

[末唱]

[幺篇]也不要香积厨,枯木堂。远有南轩,离着东墙,靠着西厢。近主廊,过耳房,都皆停当。

[洁云]便不呵,就与老僧同处何如?

[末笑云]要恁怎么。你是必休提着长老方丈。

[红上云]老夫人着俺问长老:几时好与老相公做好事?看得停当回话。须索走一遭去来。

[见洁科]长老万福!夫人使侍妾来问:几时好与老相公做好事?着看得停当了回话。

[末背云]好个女子也呵!

[脱布衫]大人家举止端详,全没那半点儿轻狂。大师行深深拜了,启朱唇语言得当。

[小梁州]可喜的庞儿浅淡妆,穿一套缟素衣裳;胡伶渌老不寻常,偷睛望,眼挫里抹张郎。

[幺篇]若共他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他叠被铺床。我将小姐央,夫人央,他不令许放,我亲自写与从良。

[洁云]二月十五日,可与老相公做好事。

[红云]妾与长老同去佛殿看了,却回夫人话。

[洁云]先生请少坐,老僧同小娘子看一遭便来。

[末云]着小娘子先行,俺近后些。

[洁云]一个有道理的秀才。

[末云]小生有一句话敢道么?

[洁云]便道不妨。

[末唱]

[快活三]崔家女艳妆,莫不是演撒你个老洁郎?

[洁云]俺出家人那有此事?

[末唱]既不沙,却怎睃趁着你头上放毫光,打扮的特来晃。

[洁云]先生是何言语!早是那小娘子不听得哩,若知呵,是甚意思!

[红上佛殿科]

[末唱]

[朝天子]过得主廊,引入洞房,好事从天降。我与你看着门儿,你进去。

[洁怒云]先生,此非先王之法言,岂不得罪於圣人之门乎?老僧偌大年纪,焉肯作此等之态?

[末唱]好模好样太莽撞,没则罗便罢,烦恼怎么那唐三藏?怪不得小生疑你,偌大一个宅堂,可怎生别没个儿郎,使得梅香来说勾当。

[洁云]老夫人治家严肃,内外并无一个男子出入。

[末背云]这秃厮巧说。你在我行、口强,硬抵着头皮撞。

[洁对红云]这斋供道场都完备了,十五日请夫人小姐拈香。

[末问云]何故?

[洁云]这是崔相国小姐至孝,为报父母之恩。又是老相国(礻覃)日,就脱孝服,所以做好事。

[末哭科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深恩,昊天罔极。”小姐是一女子,尚然有报父母之心;小生湖海飘零数年,自父母下世之后,并不曾有一陌纸钱相报。望和尚慈悲为本,小生亦备钱五千,怎生带得一分儿斋,追荐俺父母咱!便夫人知也不妨,以尽人子之心。

[洁云]法聪与这先生带一分者。

[末背问聪云]那小姐明日来么?

[聪云]他父母的勾当,如何不来。

[末背云]这五千钱使得有些下落者。

[四边静]人间天上,看莺莺强如做道场。软玉温香,休道是相亲傍;若能够汤他一汤,倒与人消灾障。

[洁云]都到方丈吃茶。

[做到科]

[末云]小生更衣咱。

[末出科云]那小娘子已定出来也,我只在这里等待问他咱。

[红辞洁云]我不吃茶了,恐夫人怪来迟,去回话也。

[红出科]

[末迎红娘祗揖科]小娘子拜揖!

[红云]先生万福!

[末云]小娘子莫非莺莺小姐的侍妾么?

[红云]我便是,何劳先生动问?

[末云]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也,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并不曾娶妻……。

[红云]谁问你来?

[末云]敢问小姐常出来么?

[红怒云]先生是读书君子,孟子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君子“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道不得个“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俺夫人治家严肃,有冰霜之操。内无应门五尺之童,年至十二三者,非呼召不敢辄入中堂。向日莺莺潜出闺房,夫人窥之,召立莺莺於庭下,责之曰:“汝为女子,告而出闺门,倘遇游客小僧私视,岂不自耻。”莺立谢而言曰:“今当改过从新,毋敢再犯。”是他亲女,尚然如此,可况以下侍妾乎?先生习先王之道,尊周公之礼,不干已事,何故用心?早是妾身,可以容恕,若夫人知其事,决无干休。今后得问的问,不得问的休胡说!

[下]

[末云]这相思索是害也!

[哨遍]听说罢心怀悒悒,把一天愁都撮在眉尖上。说:“夫人节操凛冰霜,不召乎,谁敢辄入中堂?”自思想,比及你心儿思畏老母亲威严,小姐呵,你不合临去也头望。待扬下教人怎扬?赤紧的情沾了肺腑,意惹了肝肠。若今生难得有情人,是前世烧了断头香。我得时节手掌儿里奇擎,心坎儿里温存,眼皮儿上供养。

[耍孩儿]当初那巫山远隔如天样,听说罢又在巫山那厢。业身躯虽是立在回廊,魂灵儿已在他行。本待要安排心事传幽客,我只怕漏泄春光与乃堂。夫人怕女孩儿春心荡,怪黄莺儿作对,怨粉蝶儿成双。

[五煞]小姐年纪小,性气刚。张郎倘得相亲傍,乍相逢厌见何郎粉,看邂逅偷将韩寿香。才到得风流况,成就了会温存的娇婿,怕甚么能拘束的亲娘。

[四煞]夫人忒虑过,小生空妄想,郎才女貌合相仿。休直待眉儿浅淡思张敞,春色飘零忆阮郎。非是咱自夸奖:他有德言工貌,小生有恭俭温良。

[三煞]想着他眉儿浅浅描,脸儿淡淡妆,粉香腻玉搓咽项。翠裙鸳绣金莲小,红袖鸾销玉笋长。不想呵其实强:你撇下半天风韵,我拾得万种思量。

却忘了辞长老。

[见洁科]小生敢问长老,房舍如何?

[洁云]塔院侧边西厢一间房,甚是潇洒,正可先生安下。现收拾下了,随先生早晚来。

[末云]小生便回店中搬去。

[洁云]吃斋了去。

[末云]老僧收拾下斋,小生取行李便来。

[洁云]既然如此,老僧准备下斋,先生是必便来。

[下]

[末云]若在店中人闹,倒好消遣;搬在寺中静处,怎么捱这凄凉也呵。

[二煞]院宇深,枕簟凉,一灯孤影摇书幌。纵然酬得今生志,着甚支吾此夜长。睡不着如翻掌,少可有一万声长吁短叹,五千遍捣枕捶床。

[尾]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我知他乍相逢记不真娇模样,我则索手抵着牙儿慢慢的想。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