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小说


四大名著在线阅读

第三本 张君瑞害相思杂剧 第三折

[红上云]今日小姐着我寄书与张生,当面偌多般假意儿,原来诗内暗约着他来。小姐也不对我说,我也不瞧破他,则请他烧香。今夜晚妆处比每日较别,我看他到其间怎的瞒我?

[红唤科]姐姐,咱烧香去来。

[旦上云]花阴重叠香风细,庭院深沉淡月明。

[红云]今夜月明风清,好一派景致也呵!

[双调]

[新水令]晚风寒峭透窗纱,控金钩绣帘不挂。门阑凝暮霭,楼角敛残霞。恰对菱花,楼上晚妆罢。

[驻马听]不近喧哗,嫩绿池溏藏睡鸭;自然幽雅,淡黄杨柳带栖鸦。金莲噈损牡丹芽,玉簪抓住荼蘼架。夜凉苔径滑,露珠儿湿透了凌波袜。

我看那生和俺小姐巴不得到晚。

[乔牌儿]自从那日初时想月华,捱一刻似一夏;见柳梢斜日迟迟下,早道“好教贤圣打”。

[搅筝琶]打扮的身子儿诈,准备着云雨会巫峡。只为这燕侣莺俦,锁不住心猿意马。不则俺那姐姐害,那生呵!二三日来水米不粘牙。因姐姐闭月羞花,真假、这其间性儿难按纳,一地里胡拿。

姐姐这湖山下立地,我开了寺里角门儿。怕有人听俺说话,我且看一看。

[做意了]偌早晚傻角却不来,赫赫赤赤,来。

[末云]这其间正好去也,赫赫赤赤。

[红云]那鸟来了。

[沉醉东风]我则道槐影风摇暮鸦,原来是玉人帽侧乌纱。一个潜身在曲槛边,一个背立在湖山下;那里叙寒温,并不曾打话。

[红云]赫赫赤赤,那鸟来了。

[末云]小姐,你来也。

[搂住红科]

[红云]禽兽,是我,你看得好仔细着,若是夫人怎了。

[末云]小生害得眼花,搂得慌了些儿,不知是谁,望乞恕罪!

[红唱]便做道搂得慌呵,你好索觑咱,多管是饿得你个穷神眼花。

[末云]小姐在那里?

[红云]在湖山下,我问你咱。真个着你来哩?

[末云]小生猜诗谜社家,风流隋何,浪子陆贾,准定扢扎帮便倒地。

[红云]你休从门里去,则道我使你来。你跳过这墙去,今夜这一弄助你两个成亲。我说与你,依着我者。

[乔牌儿]你看那淡云笼月华,似红纸护银蜡;柳丝花朵垂帘下,绿莎茵铺着绣榻。

[甜水令]良夜迢迢,闲庭寂静,花枝低亚。他是个女孩儿家,你索将性儿温存,话儿摩弄,意儿谦洽;休猜做败柳残花。

[折桂令]他是个娇滴滴美玉无瑕,粉脸生春,云鬓堆鸦。恁的般受怕担惊,又不图甚浪酒闲茶。则你那夹被儿时当奋发,指头儿告了消乏;打叠起嗟呀,毕罢了牵挂,收拾了忧愁,准备着撑达。

[末做跳墙搂旦科]

[旦云]是谁?

[末云]是小生。

[旦怒云]张生,你是何等之人!我在这里烧香,你无故至此;若夫人闻知,有何理说!

[末云]呀,变了卦也!

[红唱]

[锦上花]为甚媒人,心无惊怕;赤紧的夫妻每,意不争差。我这里蹑足潜踪,悄地听咱:一个羞惭,一个怒发。

[幺篇]张生无一言,呀,莺莺变了卦。一个悄悄冥冥,一个絮絮答答。却早禁住隋何,迸住陆贾,叉手躬身,妆聋做哑。

张生背地里嘴那里去了?向前搂住丢翻,告到官司,怕羞了你!

[清江引]没人处则会闲嗑牙,就里空奸诈。怎想湖山边,不记“西厢下”。香美娘处分破花木瓜。

[旦]红娘,有贼。

[红云]是谁?

[末云]是小生。

[红云]张生,你来这里有甚么勾当?

[旦云]扯到夫人那里去!

[红云]到夫人那里,怕坏了他行止。我与姐姐处分他一场。张生,你过来跪着!你既读孔圣之书,必达周公之礼,夤夜来此何干?

[雁儿落]不是俺一家儿乔作衙,说几句衷肠话。我则道你文学海样深,谁知你色胆有天来大?

[红云]你知罪么?

[末云]小生不知罪。

[红唱]

[得胜令]谁着你夤夜入人家,非奸做贼拿。你本是个折桂客,做了偷花汉;不想去跳龙门,学骗马。姐姐,且看红娘面饶过这生者!

[旦云]若不看红娘面,扯你到夫人那里去,看你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起来!

[红唱]谢小姐贤达,看我面遂情罢。若到官司详察,“你既是秀才,只合苦志于寒窗之下,谁教你夤夜辄入人家花园,做得个非奸即盗。”先生呵,准备精皮肤吃顿打。

[旦云]先生虽有活人之恩,恩则当报。既为兄妹,何生此心?万一夫人知之,先生何以自安?今后再勿如此,若更为之,与足下决无干休。

[下]

[末朝鬼门道云]你着我来,却怎么有偌多说话!

[红扳过末云]羞也,羞也,却不“风流隋何,浪子陆贾”?

[末云]得罪波“社家”,今日便早则死心塌地。

[红唱]

[离亭宴带歇指煞]再休题“春宵一刻千金阶”,准备着“寒窗更守十年寡”。猜诗谜的社家,(个个个)拍了“迎风户半开”,山障了“隔墙花影动”,绿惨了“待月西厢下”。你将何郎粉面搽,他自把张敞眉儿画。强风情措大,晴干了尤云(歹带)雨心,悔过了窃玉偷香胆,删抹了倚翠偎红话。

[末云]小生再写一简,烦小娘子将去,以尽衷情如何?

[红唱]淫词儿早则休,简帖儿从今罢。犹古自参不透风流调法。从今后悔罪也卓文君,你与我游学去波汉司马。

[下]

[末云]你这小姐送了人也!此一念小生再不敢举,奈有病体日笃,将如之奈何?夜来得简方喜,今日强扶至此,又值这一场怨气,眼见得休也。只索回书房中纳闷去。桂子闲中落,槐花病里看。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