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小说


四大名著在线阅读

第五本 张君瑞庆团圆杂剧 第一折

[旦引红娘上开云]自张生去京师,不觉半年,杳无音信。这些时神思不快,妆镜懒抬,腰肢瘦损,茜裙宽褪,好烦恼人也呵!

[商调]

[集贤宾]虽离了我眼前,却在心上有;不甫能离了心上,又早眉头。忘了时依然还又,恶思量无了无休。大都来一寸眉峰,怎当他许多颦皱。新愁近来接着旧愁,厮混了难分新旧。旧愁似太行山隐隐,新愁似天堑水悠悠。

[红云]姐姐往常针尖不倒,其实不曾闲了一个绣床,如今百般的闷倦。往常也曾不快,将息便可,不似这一场清减得十他利害。

[旦唱]

[逍遥乐]曾经消瘦,每遍犹闲,这番最陡。

[红云]姐姐心儿闷呵,那里散心耍咱。

[旦唱]何处忘忧?看时节独上妆楼,手卷帘上玉钩,空目断山明水秀;见苍烟迷时树,衰草连天,野渡横舟。

[旦云]红娘,我这衣裳这些时都不似我穿的。

[红云]姐姐正是“腰细不胜衣”。

[旦唱]

[挂金索]裙染榴花,睡损胭脂皱;纽结丁香,掩过芙蓉扣;线脱珍珠,泪湿香罗袖;杨柳眉颦,“人比黄花瘦”。

[仆人上云]奉相公言语,特将书来与小姐。恰才前厅上见了夫人,夫人好生欢喜,着入来见小姐。早至后堂。

[咳嗽科]

[红问云]谁在外面?

[见科]

[红见仆了]

[红笑云]你几时来?可知道“昨夜灯花报,今朝喜鹊噪。”姐姐正烦恼哩,你自来?和哥哥来?

[仆云]哥哥得了官也,着我寄书来。

[红云]你则在这里等着,我对俺姐姐说了呵,你进来。

[红见旦笑科]

[旦云]这小妮子怎么?

[红云]姐姐,大喜大喜,咱姐夫得了官也。

[旦云]这妮子见我闷呵,特故哄我。

[红云]琴童在门首,见了夫人了,使他进来见姐姐,姐夫有书。

[旦云

[惭愧,我也有盼着他的日头,唤他入来。

[仆入见旦科]

[旦云]琴童,你几时离京师?

[仆云]离京一月多,我来时哥哥去吃游街棍子去了。

[旦云]这禽兽不省得,状元唤做夸官,游街三日。

[仆云]夫人说的便是,有书在此,

[旦做接书科]

[金菊花]早是我只因他去减了风流,不争你寄得书来又与我添些儿证候。说来的话儿不应口,无语低头,书在手,泪凝眸。

[旦开书看科]

[醋葫芦]我这里开时和泪开,他那里修时和泪修,多管阁着笔尖儿未写早泪先流,寄来的书泪点儿兀自有。我将这新痕把旧痕湮透。正是一重愁翻做两重愁。

[旦念书科]“张珙百拜奉启芳卿可人妆次:自暮秋拜违,倏尔半载。上赖祖宗之荫,下托贤妻之德,举中甲第。即日于招贤馆寄迹,以伺圣旨御笔除授。惟恐夫人与贤妻忧念,特令琴童奉书驰报,庶几免虑。小生身虽遥而心常迩矣,恨不得鹣鹣比翼,邛邛并躯。重功名而薄恩爱者,诚有浅见贪饕之罪。他日面会,自当请谢不备。后成一绝,以奉清照:玉京仙府探花郎,寄语蒲东窈窕娘,指日拜恩衣昼锦,定须休作倚门妆。”

[幺篇]当日向西厢月底黄,今日向琼要宴(扌刍)。谁承望东墙脚步占了鳌头,怎想道惜花心养成折桂手,脂粉丛里包藏着锦绣!从今后晚妆楼改做了至公楼。

[旦云]你吃饭不曾?

[仆云]上告夫人知道,早晨至今,空立厅前,那有饭吃。

[旦云]红娘,你快取饭与他吃。

[仆云]感蒙赏赐,我每就此吃饭,夫人写书。哥哥着小人索了夫人回书,至紧,至紧!

[旦云]红娘将笔砚来。

[红将来科]

[旦云]书却写了,无可表意,只有汗衫一领,裹肚一条,袜儿一双,瑶琴一张,玉簪一枚,斑管一枝。琴童,你收拾得好者。红娘取银十两来,就与他盘缠。

[红娘云]姐夫得了官,岂无这几件东西,寄与他有甚缘故?

[旦云]你不知道。这汗衫儿呀,

[梧叶儿]他若是和衣卧,便是和我一处宿;但贴着他皮肉,不信不想我温柔。

[红云]这裹肚要怎么?

[旦唱]常则不要离了前后,守着他左右,紧紧的系在心头。

[红云]这袜儿如何?

[旦唱]拘管他胡行乱走。

[红云]这琴他那里自有,又将去怎么?

[旦唱]

[后庭花]当日五言诗紧趁逐,后来因七弦琴成配偶。他怎肯冷落了诗中意,我则怕生疏了弦上手。

[红云]玉簪呵,有甚主意?

[旦唱]我须有个缘由,他如今功名成就,只怕他撇人有脑后。

[红云]斑管要怎的?

[旦唱]湘江两岸秋,当日娥皇因虞舜愁,今日莺莺为君瑞忧。这九嶷山下竹,共香罗衫袖口——

[青哥儿]都一般啼痕湮透。似这等泪斑宛然依旧,万古情缘一样愁。涕泪交流,怨慕难收,对学士叮咛说缘由,是必休忘旧!

[旦云]琴童,这东西收拾好者。

[仆云]理会得。

[旦唱]

[醋葫芦]你逐宵野店上宿,休将包袱做枕头,怕油脂腻展污了恐难酬。倘或水侵雨湿休便扭,我则怕干时节熨不开褶皱。一桩桩一件件细收留。

[金菊花]书封雁足此时修,情系人心早晚休?长安望来天际头,倚遍西楼,“人不见,水空流。”

[仆云]小人拜辞,即便去也。

[旦云]琴童,你见官人对他说。

[仆云]说甚么?

[旦唱]

[浪里来煞]他那里为我愁,我这里因他瘦。临行时啜赚人的巧舌头,指归期约定九月九,不觉的过了小春时候。到如今“悔教夫婿觅封侯”。

[仆云]得了回书,星夜回俺哥哥话去。

[并下]